这粮有毒!

因为粮太少自割腿肉……
可是腿肉有毒…!
谨慎食用,欢迎用红心和评论投喂我哟(比哈特

【安雷/雷安】我所追逐的飞鸟的一生(上)

感谢上一篇超过了一百热度,我的妈这是我玩L以来第一次被消息刷到开出小花来表白所有小天使么么哒(注意断句好吗)

提示:这是一篇放飞自我之作,很可能会掉粉(虽然也没有多少可以掉:)

  严肃声明:我流OOC,他们属于凹凸世界,愿他们如愿以偿。  

 本篇牵扯到的物理常识,尤其是相对论部分违反爱老的理论,看过一笑, 请别当真。

 自主发粮,但粮有毒!谨慎食用。

 


     安迷修是个骑士。

    虽然手持长枪身披盔甲为荣誉而战的时代早已过去,国王和他册封勇敢者的权力也尘封于超集成电路的一角,他还是偏执的相信那些纯粹的美德不会在时间的伸缩中湮灭。勇敢的人披荆斩棘,浴血奋战,巨龙颤抖在他们的脚下,鲜花吹响诗人的赞美辞,他们呼唤伙伴,拥抱爱人,谈论理想,畅饮美酒。而当他们凯旋归来之时——

   那应该是银白色连体金属在阳光下发亮的美妙图景,最好配有向天空张扬的血红色的、绣着金色有翼狮的巨大旗帜。

   这是只存在于安迷修脑海中的画面。事实上,骑士这个词早已经随着星际殖民扩张被野蛮的从人们脑海中清除,仅仅是因为当局认为它是不能够增加矿物密度的“无用词汇”。

   安迷修再一次庆幸自己被选择成为“记录者”。

   他勾下开关,屋顶的伞装探测器伸出探针,绕着略有锈斑的合成轴缓慢转动。老式麦克风也打开了,虽然总是带着嘶嘶杂音,不过却和这颗星球的宇宙风形成了奇妙的二重奏。绿灯亮起,设备敬业的张开电磁波的触角,捕捉来自宇宙尽头的遥远回声。

   清了清嗓子,他尽量柔和的开口:

 “欢迎收听今日的记录,我是MA031862号记录者,安迷修。”



  记录者是一个没有未来的职业。

  随着仿生人和机械改造技术的极大进步,人力资源空前富裕,如何安排人们的生活以避免四肢萎缩丧失进化动力促使政府开发出许许多多的“轻职业”——做不做都一样但必须由本人参与的职业,记录者正是其中翘楚。存在即存在过的一切事物都是为未来所准备的物资。在中央AI已经极其发达的今天,其证明都将被分门别类的存储,直到某些权限大佬心血来潮调动它的那一天。记录者以中央AI的部分权限借现代化的设备收听过去,并向全宇宙寥寥无几的听众——是所有电台听众都加起来的寥寥无几——广播。不管这是为了不让新人类忘记他们的起源抑或只是强行套来的虚职,安迷修都干劲满满。

  如果捕捉不到旅行中的电磁波,AI也会从资料库里随机截取片段发来。这短短的几分钟总是让安迷修浮想联翩。

  ——原来自然条件下樱花开放的时间是不同的。

  ——原来手工制作的东西也会被允许销售。*

  ——原来吃饭可以是件那么美好的事。

  ……

  和人工控制开放周期的绿房子花朵不同,和只允许制造特定规格物品的工厂不同*,和黏糊糊没有味道的分子食物不同。

  原来就算只是那么小的星球,生活也是足让人快乐的。

  过去让他快乐,像一个美好的斑斓的梦。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散发着欣慰的战栗,这是圣职,不可亵渎。

   那“叮”的提示音,就是天启福音。

  “看,我们收到了一份新的宇宙来电。请让我为大家朗读它。”安迷修挂上耳机。

  宇宙来电不常见,而能听到可识别内容的更是凤毛麟角,就算能听出,也大多是些鸡毛蒜皮——虽然会认真对待,但比起系统给的超清晰纪录低了不止一档。

  耳边仍是嘶拉嘶拉的电音。安迷修快速的在光脑上点了几下,固定进度条,确定音频还在播放。几秒种后,出他意料的,有人开口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语言,音调张扬,快速拖出的尾音像被压破的泡泡糖。贴心的字幕开始滚动:

  “…啊,这就好了?”

  长距离传输的缘故,音频不那么清晰,听不太到说话人的性别:“领导我撤了,别告诉KEMIR…”*

  “咳,”声音忽小,传来的炸麦声,又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变大,几秒沉默过后,有人开口:“…你好?”

  接着又是沉默。

  安迷修猜这似乎并不是惯于使用跨星级传送仪的对象。

  “…说点我熟悉的,啊,今日是开启γ航线第三天,飞船仍按轨道行驶,无磁暴,能源充足,船员身体状况良好……刚刚PLSI帮了我的忙,等会儿会分他半杯威士忌,可不能告诉KEMIER。”*

  安迷修静静地听着,把系统音译出来的词抄记事板上。

  对方似乎放松了很多:“这里是依佛罗德星系,我在这里找到了樱桃的种子,真遗憾没有发现其他船队的踪迹,我们的酒好像不太够,糖也是。航行中需要清醒和高热量。真庆幸,烟草剩的不少,不过我们都不会碰的,最多用它熏熏PRLI……哈哈。”

  安迷修庆幸系统给出了这几个名词的解释,他还不知道樱桃和烟草是什么。

  “就这么多,挂了。”

  虽然这么对方说,但音频显然还没有到底。进度条一点点往前推,讲述着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坍塌后的第三天,很高兴我们都还活着,希望一切能好起来。”


 *设定上为了节省且便于调度能源,所有日用品采用统一规格生产并由政府配给

*AI对非专有名词是不准确的听译,都是卡米尔的名字:)

【安雷/雷安】同桌战争

严肃声明!文渣开文,发粮有毒,谨慎食用:

我流OOC,现代C国【划重点】学院,关系相对原作缓和。

私自设定为文科学霸·十八门语言样样精通·撩不到妹·安迷修、理科大佬·不听课我也全都会·我弟可爱·雷狮。

有什么违反原著的请以官爸为主,作者为蜜汁画风背锅,吐槽随意。

虽然这是一篇表白柚子太太的情书但写的实在不堪入目…为什么大家都是病病爽爽脆脆(??)的好吃AU,我写的就是没营养的日常互怼啊!谁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雷狮和安迷修是死对头,这是全校都知道的。

作为校内不良少年团队之头目,雷狮作风一向嚣张。瞧他过来,头发张牙舞爪,头巾从不肯摘下来,黑色紧身衣在校服外套拉链的缝隙里明晃晃的彰显存在感,就连脸上一道OK绷都好像沾了乖张气息一样的翘起一头——虽然本人完全没察觉到就是了。此人拉帮结派,为霸校园,欺凌弱小,为不义之事,实为大恶,为吾不容——纪律委员安迷修如是说。

但若让雷狮插上一句嘴,安迷修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生的周正,球场也算英气十足,但一开口铺天盖地的白话文言文夹英文也着实让人昏头转向,直进了马可波罗版四大名著去。“最后的骑士”这种自称加之不太合时宜的热情,让不少舔颜的妹子退避三舍,却意外收获了各种意义上的男性友谊。

然而这两人互有好感这件事,估计连卡米尔都是不知道的。

虽有俗话相爱相杀,但这两人充其量算是互怼,类似于纪律委员又抓了翘早自习蹲在天台上吃早饭的雷狮啊,安迷修又被莫名其妙的被若干社团拉去当苦力啦之类的小事,血都不见一点。加上两个人教室里的座位算是“海北天南”,正对前后门。下课又有各自的小团体,不是有意的话碰个面都算稀罕,跟别提火眼金睛的察觉出什么CP意味了。

所以这好感嘛,也就只是好感而已了。迟钝点的,或许自己都还没啥感觉,高中三年就过去了。

可事情妙就妙在,新来的代课老师紫堂幻,不包括在这个“全校”里。

安迷修偏文,雷狮偏理,这是紫堂幻知道的。这届高考改革,不分文理,那边缺了都有短板。本着教师一颗对学生负责的园丁心,他大笔一挥,把雷狮和安迷修……调到了一起。

这是战争。帕罗斯深沉道。他黄色蛇瞳眯起来活像个专业反派,如果遮住脸的是扇子而非五三的话。

 

周一早上第一节,是政治。

这是安迷修的拿手科目。不论价值观还是方法论他都背的滚瓜烂熟,放光的两眼仿佛已经化身吸收知识的海绵待命。反观雷狮,直接脸朝桌面扑倒,双手摊开不动了。

虽然之前除了维护纪律也没什么交集……但想起老师的叮嘱,安迷修还是推了推他:“雷狮,马上就上课了。”

“我困。为啥要背这玩意儿,没了它地球就不转了不成?”

“你该好好听听,”安迷修尝试着认真传教:“哲学是万物之源,你得知道每个学位终归是Phd,就连维基百科都公认了*……”

雷狮没起来,只用胳膊叉了个十字:“NO,拒绝信仰颠覆。”

我看你就是懒。安迷修暗暗翻个白眼,不再理他。

大概是因为酸碱中和原理,从座位到人,一个都不自在。原本左边的窗户没了,右边换成呼呼大睡的恶党,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早晨了,剩余价值拯救不了他,连恩格尔系数都不爱他了。

睡了一节课的雷狮神清气爽的伴着下课铃声醒来,一眼瞥见同桌密密麻麻的笔记:“你还真不嫌麻烦…”

“比你好。”忍不住呛他一句。

雷狮拿出两本习题,耸了耸肩。

接下来的物理课,雷狮的课本拿出来根本都没翻开过,本人则埋头刷题。安迷修无意间一眇,一排排红勾简直刺瞎双眼。

他又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安慰自己人各有所长,笔下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做例题。

然而这小动作似乎被对方察觉到了,他急忙回头,雷狮似乎在他背后“嗤”了一声。

气氛又僵起来了。这事儿连牛顿和莱布尼茨都没法插话。

 挨到了大课间,海盗团成员日常翘操去小卖部补充消耗的脑力,佩利随口问了道热力学大题,雷狮也随口回答还没做到。倒是帕洛斯插话点评:“老大今天状态不好啊,一节课都没刷完两个小节。”

卡米尔安静的挑着巧克力派不说话,雷狮转了转眼珠不予回答,帕洛斯也顿住了,笑眯眯的转去买三明治,唯独佩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一个Q为啥能牵扯出一片沉默。

“……是不是还要加上摩擦力散热!”最终,他恍然大悟。

 

 说不上来为什么不太舒服,雷狮倒也没单纯的把只刷了两页的题归结为瞌睡,少不了今天新同桌的影响。安迷修这个人,在他看来,热情到傻乎乎,还挺有意思,就是有的时候太不通人情,好心建议愣能掰成说教模式,一来二去得罪不少人。他倒不在乎一两次的口头批评,就是看着对方四处碰壁好笑还有点烦躁,唉,这叫什么来着…恨、恨屋及乌是吧?

  把握这议论文三段五体式标准写作的雷总全然没有意识到,恨屋及乌这个词根本是不存在的,它能用,也必须的把恨换成爱才行。

  教室门口远远站着的果然是这只乌。地理位置的便利让安迷修想不注意到雷狮等人的举动都难。看见对方恰混在下操的人流中晃回来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又逃操。”

  雷狮作势掏掏耳朵:“总不能饿着肚子上课。”

  “真是无底洞。”六点在天台上吹风吃早饭的是谁啊?

  “今天学生会又不查,没给班里丢分。”卡米尔低血糖,定时定点得补充热量,教室里吃东西味道不容易散…不过他也懒得说。

  一节化学课,尴尬都称得上是美化。雷狮全程刷卷,安迷修举手答题。

  其实安迷修也不想表现的这么针锋相对,但雷狮平时就懒懒散散的,学习起来更是把自己的身体无视个彻底:黑眼圈昭显着夜猫子晚睡晚起的本质,而刷起来的题集和预习笔记摞起来和教科书一般厚(还不到期中),图省事连饭都不好好吃——多少次晚餐他抓到对方一杯杯面了事。多少人说他脑子好,但成绩不光是脑细胞热个身就飞到手心里的,私下里的辛苦和努力绝不比任何人少。对这样的人,安迷修向来敬佩,但他也有点莫名的怒气:明明能出色发挥,雷狮就是不愿意规规矩矩,偏要接着好成绩“特权”一下,这一下子,又有点心疼,又有点恨铁不成钢,复杂的情绪下他也不知道给说什么好了。

 

 今天最后一节是工图。教导主任丹尼尔迈进教室后立刻发现了这不大不小的诡异场域,会心一笑,摇了摇头,没再讲课,而是贴出一个行程开关的立体剖视让大家画装配图。

  装配图麻烦在综合知识极广,不仅需要具体掌握每一种零件的剖视图和省略画法,还有许多地方的配合关系及表面粗糙度等和尺寸抢地盘,稍有不慎,一个知识点踩空,分数就要哗哗的往下掉,而其空间结构又复杂晦涩,上节课才刚讲完标注,习题都没做直接开始小考,坑的人哭爹喊娘。

  雷狮倒是不怵。国标可以查表,旁边就标注了各种注意事项,但对空间想象力不那么出色的人来说,倒是个不大不小的挑战。把图纸放在一边,他瞥一眼安迷修,眼尖的盯出一个配合制标注错误。也没多想,顺嘴就要只给他看:“唉…”

  安迷修正在画垫圈,退刀槽和材料直径不一般长,要把这几毫米的区别显现出来,自然画的分外小心。被雷狮挥过来的手这么一碰,圆规尖端没钉住,一道粗实线贯穿了开关。

  安迷修:“……”

  课间操和雷狮对呛的郁气还没下去,这一条线又biu的把气球戳爆,时候不可谓不巧:“你故意的吧!”

 雷狮是好心搞出了小麻烦,本来心里稍有的不好意思都随着这一下都抛到九霄云外。他也不解释,就顺着安迷修的话往下说:“…手滑不能怨社会,眼癌不能怪政府。”

 安迷修一三角板戳过去。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纪律委员先动的手。】雷狮捞起工具盒一挡,左手一推对方的丁字尺,T字头没卡住画板,安迷修量好的距离马上就变成了无用功。

这还能忍?安迷修索性不去管工图,右手抄起另一把三角尺从下方抢上,雷狮手里方形的工具盒两边受力不均,一下子给挑翻了面,掉落在雷狮腿上。

雷狮火气也上来了,加一点私心的好胜情绪。附身顺便扒下丁字尺一挥,借着一寸长一份强的道理,围魏救赵地敲在了安迷修的肩膀上。尽管尺子本身并不重,但这一下由惯不良的雷狮挥出来,速度极快,却是实打实的吃了一击。

“恶党。”安迷修咬牙切齿。

“你怕了,骑士君?”对方丢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这下可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小攻防你来我往的激烈。不知道是谁动作大了点,哐啷一声撞到桌子,硬生生将其推歪了几寸。

坐在后排的格瑞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他们。

安迷修忙不迭道歉,幸而对方似乎只是在撕胶带,没有笔画错误或者图案变形……

等等,撕胶带……?

安迷修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

就卡在这浓浓阴影升起的时刻,丹尼尔踩着铃声踏进教室:“请同学们把图纸摆好,正面向上,我收完的同学可以走了。”

安迷修:“……”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哑口无言,第一次沉默中爆发,现在即将在沉默中消亡。

灰败的心情在看到雷狮大方亮出的图纸后更为明显——在开始挑事儿前,他就把图画完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丹尼尔收金和凯莉的图纸时,对方却快速把图纸卷起来塞到桌洞里。丹尼尔走到他们面前,对着一张空一张半完成的画板,面不改笑眯眯的问安迷修:“你的图呢?”

“…我很抱歉,我还没有完成。”安迷修低头认错,态度端正。

教导主任不置可否,探头问雷狮:“你呢?”

“有地方画错了,我回去改一改再交。”

“你们两个平时工图不都很好么,怎么今天都突发情况了…算了,明天交上来,现在跟我去打扫办公室。”

领着年级第四和第五拐过走廊,交待给文件和作业本所在地,银发大天使长脚步轻快的离开,只剩下一个苦哈哈的扫地僧和一个吊儿郎当的等拖地达人。

一个闷头干活,一个望天偷懒。半晌才有人开口:“你怎么不交?”

“都说了画错了。”雷狮叼着明显不属于他的棒棒糖:“嘿我也奇怪,为什么有人能把基孔制抄成基轴制呢?”

“你这不是看出来了吗?”安迷修悄悄翻个白眼。

“是哈,有人。”雷狮似笑非笑。

安迷修没有生气,这和好不好修养没什么关系,他累,心累。不是为一张工图、也不是为了一次违纪又或者一种吊儿郎当的态度。他们俩个成为同桌,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毒树上一定会长出毒果子,没有意义。他只是瞟了一眼雷狮,对方坐在办公桌上,垂下的小腿晃晃荡荡。

雷狮其实也在跑神:这种突发的决定究竟是微弱的愧疚作祟,还只是单纯的好奇?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不是会感觉到后悔的事,也就没所谓,索性不钻牛角尖。

只晚走了十几分钟,校园已然完成自主清场。出了教学楼,雷狮左转,安迷修右行,没有除了道别以外好说的东西。谁都没有回头看,所以谁都不知道路灯悄悄把分道扬镳的两人的影子拉在一起。

安哥是否能在回家后看出某人的身份?塞给自家大哥棒棒糖的卡米尔是否发现了什么?笑眯眯的教导主任是何居心?以上种种皆属于个人视角,没有读心术可用,暂且按下不提——

唯一能为所有人知道的是,这对同桌之间的战争,可长着呢!


再不放粮的话就要进入自我嫌弃状态了……不行,明天开始下笔(#゚Д゚)

高考前的摸鱼。。。
感觉rg是会把nob需要的东西通通带在身上的人!维基上说妈了个巴子是绑在后腰上的。。
这是不是说明希尔没有异空间?!
  (也许放下这些东西还能再绑一个玛巴斯?
(真:双玛巴斯齐射![够了!

以及……没有涂改的摸鱼=糊鱼,粮有毒,谨慎食用[逃]

O O

品牌控:

免费试用 正装 too cool for school美术课颜料腮红 

这是一只集美貌与实用于一体的腮红。油画颜料的造型,艺术感十足,膏体柔软细腻,显色十足还不褪色。新品上市,送你正装免费试用的机会!too cool for school美术课颜料腮红 ,等你来申领!


试用申请时间:5月13日周五12:00- 5月19日周四11:59


试用申请方式: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两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一定要加上“免费试用”的标签!不然我们找不到你哦~) 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试用产品简介:

* too cool for school美术课颜料腮红 *  

油画颜料的造型,艺术感十足,膏体柔软细腻,显色十足还不褪色。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tips:

积极参加LOFTER妹纸卧谈会,就会增加被选中的概率哟!


*此免费试用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所有*


所以说有人知道手机怎么拍条漫么(#゚Д゚)
依旧有毒…慎重食用。

突然发现国服要出女枪了……再不给大家吃(黑暗)料理就没机会了啊!
  暗搓搓的放个草稿。。我是露希厨(躺平
欢迎gd!